中南荷多资本成立并完成首笔投资,聚焦Pre-A轮优质项目

2016年12月,中南成长股权基金与PreAngel荷多资本联手成立“中南荷多资本”,重点关注金融、保险、医疗、养老、医美、农村经济、区块链、以及其他泛高科技领域的种子轮、天使轮至A轮的早期项目。第一期基金2亿人民币,基金存续期10年,单笔投资额度100-2000万人民币。


2017年2月中南荷多资本完成首笔投资,被投对象“企保招招”是面向企业的一站式、全流程保险定制比价及保单管理Saas平台,网址:http://www.qibaozz.com

企保科技是一家以保险行业去人工化为愿景,致力于运用互联网、大数据、AI等技术手段为企业保险提供解决方案的科技公司。企保招招(qibaozz.com)已整合上游国际国内80+主流知名保险公司,在企业保险采购过程中,通过双向服务投保企业及保险公司业务员,从而打通全商业保险自设计、比价、投保、直到保单、批单、理赔全流程,真正实现企业保险平台化、自动化、智能化,服务于中国数千万企业及保险业务员。

企保科技的创始人Amiory曾于世界三大保险经纪公司任亚洲区联席总监,早期专攻遗传学算法方向拥有SCI等多篇论文,是同时兼顾保险和算法技术两种背景于一身的互联网保险创始人;联合创始人Mike为人工智能方向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博士后,有50多篇国际学术论文。企保科技拥有一支专业为企业保险服务打造的团队, 拥有来自人保、太平洋、亚太、安盛、美亚等保险公司的核保师、排分师、客服负责人;技术和市场团队来自于腾讯、百度、阿里巴巴、金蝶等。


中南荷多基金由PreAngel创始合伙人王利杰、前惠普亚太区副总裁及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教授周宏骐,和中南成长股权投资基金共同创立,管理团队具有丰富的风险投资、资本运作和企业经营管理经验,以及良好的行业人脉资源。

  • 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教授周宏骐

周宏骐教授身兼名校教授、企业战略发展转型教练、五百强高管和天使投资人等多项身份。周教授现任新加坡国立大学商业模式与市场营销教授、香港科技大学管理学院兼任教授、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特聘教授,着重研究中国企业商业模式优化与重构、新市場进入策略。此前任职惠普科技亚洲区副总裁。曾代表美商惠普科技、新加坡电信、通用汽车等500强企业, 主持东北亚, 大中国, 东南亚与新兴国家工作。

  • 深圳中南成长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深圳中南成长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南成长”)是一家致力于创业股权投资管理、融资与管理咨询和服务的专业性投资管理公司。中南成长在私募股权基金管理,私募股权投资,证券二级市场股票投资、财务顾问和管理咨询服务等领域有着深厚的经验。

  • PreAngel创始合伙人王利杰

王利杰于2011年创立PreAngel,至今累计在中美两地投资300多家科技初创企业。包括:九樱天下、医联、天籁K歌、蚁视VR、亿航智能、西井科技、紫燕无人飞行器、爱肾、掠食龙、晨之科、游友移动、友加、行者、萝卜太辣、超级猩猩、粒子狂热、越疆Dobot、禾赛、氧气Bra、Unicareer、腾保保险、无限智投、嘉赛、麻省国际医疗、快速递、聚橙WiFi、好车伯乐、盛世方舟、三体科技、人人飞、幂方、心上、收钱吧、股书、优粮生活、梦想旅行、联合创业办公社P2等。

PreAngel曾获“清科2016中国早期投资机构30强”、“中国私募股权母基金联盟2016中国天使投资基金Top 20”、“2015年度中关村天使投资协会Top 30”、“清科2015中国天使投资机构30强”等奖项。王利杰曾获“2015年度中关村天使投资论坛十大天使投资人”等奖项,并为中国青年天使会常务理事、海天会执委和中国天使投资联席会成员。


中南荷多资本作为具有全球视角的长期价值投资者,坚持独立思考、深入研究,致力于发现最优秀的创业者并努力用专业知识和行业资源陪伴被投公司走向成功。

 

降临,你一生的故事!

640

If you see your whole life frome start to finish, would you change things?

如果能预先看到你的一生,从头到尾徐徐展开,你会改变什么吗?

《降临》这部电影真是我2017年收到的第一个惊喜,而上面这句话,就是整个电影传递给我们最深刻的一个思考。

 

你会改变什么吗?

女主角,语言专家路易斯,通过与外星人接触,获得了新的体验,一种对时间的崭新体验,让她可以感受到时间并非是线性的,也就是说她可以看到未来的点点滴滴,感受到未来的酸甜苦辣痛。这种能力我们做梦都想拥有,可当女主角拥有了这种能力以后,她看到的和感受到的未来并不是那么的尽善尽美,我想所有人的未来都不是尽善尽美,那么她此刻该怎么选择?

死是生的一部分,并非生的对立。所以我们每个人,从出生就判了死缓,最长120年左右,大部分人80年就差不多了。儿时的我觉得人类必须面对死亡真的是太恐怖了,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每次课堂上讲到抗战英雄英勇牺牲,我就会联想到以后我死了,这个宇宙就永远跟我无关了,细思极恐。

640-2

2014年的时候,父亲得了肺癌,伴随他看病的过程中,我阅读了大量中医、生命、哲学、量子物理相关的书籍,现在回看那个时候,我可能在寻找两个答案:

1)如何可以治愈癌症。

2)如何理解和面对亲人的死亡。

对于第一个问题,我没有找到答案,今天也没有任何科学家给出满意的答案;对于第二个问题,我虽然没有找到终极的答案,但是我比童年和年轻时代要进步了,我接受了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甚至认为“这个宇宙和大自然最伟大的设置,就是死亡本身”。所有的一切都在衰减,向着死亡的方向。在热力学第二定律的解释中,就是熵增(混乱度增加),奔向熵死(不再有秩序)的方向。(P.S. 熵增的概念可以参考我前几天的文章《痛,是为了进化》)

当父亲去世的时候,我的表现比我想象的要平静,我的母亲有着坚定的佛教信仰,所以她表现的比我更加平静,我对她的信仰有了极大的敬畏。过去,我总是认为她是迷信,直到父亲去世,我才理解了信仰对于母亲的重要,对于每一个人的重要。至那以后,运动和阅读成了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两个重要部分,对于死亡的包容和理解,也随着认知逐步提高。

随着年龄的增长,身边猝死和各种病逝的消息越来越多,每一次我总是想,如果是我倒下,可能是一种解脱,痛苦的是留下来的人,活着的人才要承受这些痛苦。死亡并不可怕,只不过是早一点晚一点而已。

   640-3

有了这些理解,对于电影最后的这个哲学问题,我和女主角露易丝的回答是一样的,我选择勇敢面对,即便我看到了未来,这个孩子会因为不治之症而凋谢,白发人送黑发人,但这并不能成为不让她来到这个世界的理由。

我们做一个反面假设:

因为露易丝看到了她的女儿将来会非正常死亡,所以就干脆不让她来到这个世界?

我觉得这是自私的决定,她虽然会在20岁离开这个世界,可她至少得到了20年的生命体验,她已经比常人缺少了60年,现在因为露易丝她自己不希望经历这样的离别的痛苦,于是把她女儿仅有的20年生命也从源头给剥夺了?

在理论中,好像大家都不会这么做。可现实中,其实很多人真的会这么做,为了自己的生活更简单而试图从一开始去改变这个“糟糕的选择”。

在电影接近尾声时,露易丝解释了离婚的理由,“他说我选错了”,她告诉女儿汉娜。

这句台词,就意味着,男主角伊安就认为:既然你知道这个结局,那何必要把她生下来,让她痛苦?”为此他们还离婚了。

伊安是一个逻辑思维严密的物理科学家,他帮助露易丝破译了外星人的语言,他的帮助至关重要,这说明他的智商不亚于露易丝,但是两个人还是在一些关键问题上,无法达成共识,比如一开始的这个哲学问题。

If you see your whole life frome start to finish, would you change things?

果能预先看到你的一生,从头到尾徐徐展开,你会改变什么吗?

640-4

电影开始,两人刚会面时,伊安在飞机上与露易丝面对面坐着,他引用露易丝自己的书中的序言内容打招呼,对露易丝说的:语言乃文化之基,它是连接各人的胶合剂,它是争论中首先出鞘的利器。我觉得这句话在影片中的分量很重,因为这部电影的立足点就是两个智慧物种试图沟通但又差点因为语言(或者文化含义)的不同而导致误会,引发战争。到底是武器还是工具,到底是他们提供武器,还是他们需要武器,这都是双方争议的含义。

 

语言不通,导致沟通误解,可能引发战争。

我觉得这是本片向我们展示的第二个深刻的含义。语言会塑造大脑结构,会构建我们的认知系统。两个不同语言体系的种族或者族群相遇的时候,确实需要经过一个艰难的过程去打通两个语言体系。如果时间足够的话,还不如共同抚养一批小孩,让他们在双语体系下成长,长大后成为最好的“翻译”。1~3岁是最佳的年龄去培养双母语甚至多母语的小孩,这个时候的大脑结构还在发育,很容易受到语言的塑造,一旦成型就很容易自由穿梭在多个语种和文化之间了。

《降临》的开头部分,女主露易丝对军方讲了一个语言误会的故事:

18世纪库克船长抵达了澳大利亚,问土著人那个跳来跳去到处都是的动物是什么,得到的答案是“康格鲁(kangaroo)”,于是英文里袋鼠一词由此而来。然而库克不知道,这个词其实是土语里的“你说啥”。

这个故事非常应景,很容易展现出语言差异带来的误会,不过这个故事的误会,是个美丽的、有趣的误会,并没有造成不可撤回的伤害。

640-5

李笑来说过:

“如果一个概念在某个文化里并不存在,那么,那个“客观存在”在那个文化里,“主观上并不存在”;即,那个文化里的人,对那个客观存在无任何感知。反之,若是一个概念存在与某个文化中,即便他并不是一种客观存在,那个文化中的人们还是可以主观上感知到这个概念。”

比如在重力加速度这个概念被伽利略发现之前,整个人类都无法在主观上感知到这个恒古存在的客观概念。地球是圆的,这个概念也是后来才出现在我们的文明中的,现在已经成了我们的共同认知。我们中国文化概念中的“上火”、“经络”、“气功”在西方文化概念中就不存在,他们也无法感知得到。

所以,不管智商高低,你的文化背景和语言背景,会影响你的认知,认知又影响了你的社交。找朋友、找对象,起码要在同一个认知框架之下,公司也要建立统一的文化共识,以及内部的语言体系,否则沟通起来太麻烦,还容易产生冲突,不欢而散。

人和人之间,因为成长环境和文化的不同,其实是有认知差异的(观念不同,理念不同,信仰不同,目标不同…),这种差异会导致认知矛盾,如果两个人一定要面对对方(同事、谈判对手、上下级等关系),就会形成认知博弈(互相咬说服对方),一旦进入博弈环节就很可能会产生情绪冲突,就像语言和文化不同带来的交流误会一样,双方都没错,只是认知不同,冲突了。如果其中一方的认知太固执,另一方的沟通能力如果又不是很强(情商)的话,就无法进行有效沟通协作,甚至引发冷战或者真正的战争了。

640-6

可能这部电影也想借此传达一个信息,让我们更加能意识到认知鸿沟带来的危害,让我们有了一个新的认知:

“认知鸿沟本身可能会导致冲突甚至战争,

请谨慎对待语言沟通的方式方法和耐心”

这样我们就可以在未来的工作和生活,外交和贸易的过程中,站到更高的认知维度观察博弈的双方,更从容地对待双方的认知差异,从而找出共同点,达成共识,那个共识就是电影中所提到的:

非零和博弈!

这个概念真是太酷了,非零和博弈。

不是吗?

 

离开了势能,你将一事无成!

作者:王利杰 / PreAngel 创始合伙人 / 微信:1234991

世间万物皆为我所用,但非我所属!

这句话是我的座右铭,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就觉得这句话太震撼了,直接道出了宇宙和生命的本质,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两手空空;我们将来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也必将是两手空空。

作为一个投资人,我经常会思考,什么样的创业者更容易成功;第二个问题是,什么样的创业者,更有可能做成千亿美金或者百亿美金的事业?


2015年~2016年左右的市值参考

看过了这些百亿美金之上的世界级伟大企业和他们的发家史之后,我第一个感想是:产业势能成就了他们。所以创业者要顺势而为,找到风口浪尖。

马上就有新的问题了,每个时代,都有无数创业者在弄同一个浪潮,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为什么剩下来的偏偏是Bill Gates、Steve Jobs、Jeff Bezos、Elon Musk、Larry Page这些人呢?他们做对了什么,其他人做错了什么?

对于这个问题,我得到的第一个答案是:时机(Timing),大家仔细看,这些最后的胜者,都是那个时代到来之时的“第一批创业者”,第一批,不是第一个,这很重要,错过第一批的创业者,就是大势已去,格局已定之后才入局的玩家,很少能进入这个清单,虽然也有一些小有成就的能人异士。

所以,要想提高成功概率,首先要找对趋势,其次要在第一批入场。但是,第一批那么多入场的玩家,最后留下来的“胜者(剩者)”又是何德何能,满足了什么条件呢?

核心技术?口才好?富二代?天才?打不死的小强?情商高?融资能力?运气?

仔细分析每一位剩者,似乎大家都有着迥异的性格和身世背景,每个人的管理理念、商业模式、年龄、世界观都有区别,千亿美金的CEO并不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很难找到那个公式和算法,计算出“第一批”入场这里面,谁能笑到最后。

难道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吗?天使投资人不就是要博概率吗,如何提高搏出的概率呢,有没有别的视角?最近,我终于找到了一个过去忽略的维度,今天重点强调一下,分享给各位创业者:

笑到最后的这些千亿美金的CEO,有意或者无意的,他们都擅长一件事:

借、借、借!

首先是“借势”,这是最重要的,一定要顺势而为,一个企业能做多大,90%是产业势能决定的,千万不要放大或者神话CEO的个人能力。这就是为什么那些初出茅庐的年轻孩子有机会把公司做的比职场老油条还要大,公司估值蒸蒸日上,人才和业绩也能在资本的助推下节节高升。

只要懂得借势,出身、背景、年龄、性别、资源都会被淡化,毕竟CEO个人的情况对公司规模的贡献只占10%嘛。这方面典型的代表就是Faceboo的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海尔张瑞敏有一句名言: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讲的也是这个道理。

孙子说的势,是指军事家在战争中通过主观能动性造成的一种不可阻挡的、威猛无比的态势,是一种力量的积聚与爆发。形成势后,就可以事半功倍的达到目的。孙子曰:“故善战者,求之于势,不责于人,故能择人而任势。”

雷军也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大家,“借势”的重要性。

当你“借”对了势能,踩对了时机,后面的一切美好才会发生。

“借势”这方面最有头脑的就是马云了,先看到了互联网电商的未来,借势的能力和决心不是一般人可以匹敌。马化腾“借势社交网络”靠的是运气,因为他自己一开始也没看明白;而马云是看明白了“电商的势能”才高调入场的,而且入场时机绝对是第一批,虽然不是第一个;因为当时也有8848、易趣等电商领域的竞争对手。

借势最重要,而更重要的是“借势”不用还,就像太阳能和风能,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只借不还,不借白不借。

其次就是“借人”,如果势能对了,时机也没错过,那么就可以三顾茅庐去“借人”,这些联合创始人,18罗汉都不是你的子女,没有义务跟着你做没前途的事情,他们之所以能被你“忽悠”,本质上也是对你描述的未来的憧憬,相信了你。

简单说,你用“借来的势能”作为支点,又“借来了人才”,后面才会有梦想的执行和落地。刚才说“一个企业能做多大,90%是产业势能决定的,千万不要放大或者神话CEO的个人能力。”,另外的10%是CEO的贡献,但其中9%是这个CEO设置的“企业文化和制度”所吸引的人才和人才工作效率,只有1%是CEO个人的业务能力贡献。所以,“借来的人”对企业规模的贡献是CEO的9倍。

“借人”之所以称之为“借”,是因为未来是要“还”的,虽然当下你并不需要支付高额的薪水和奖金,只需要基本工资甚至不拿工资也愿意一起干,大家都看重你说描述的“势能和未来”,所以说,“借来的人”,将来是要还的。

这些人可能会在某一天离开你的平台,成为你的合作伙伴或者竞争对手,这种情况下,你“还”的是“技能、名望和行业地位”,这些东西对你也会造成伤害;也可能他在你这里一战成名而退休,这样的情况下,你“还给他”的是一笔财富再加上名望和地位等。

看起来,人不能乱借,毕竟要还的,搞不好还给他的是“你的前程”。

铁打的银盘流水的兵,“借人”,有借有还,一开始就要懂得这一点。

那些千亿美金的CEO,在创业的初期,都做对了这一点,他们都“借”到了优秀的合伙人和员工,而这些被“借”的人才,最后也获得了很好的“回报”。

马云借了蔡崇信17年了,他们互相成就了对方,据说蔡崇信拥有的阿里股份差不多2.15%,阿里市值可是两千亿美金哦。

第三就是“借钱”,借钱是融资的本质,不管是抵押贷款还是股权融资,本质上这些钱都是“借来的”,都是要还的。股权融资虽然说投资人同样承担风险,如果失败了就不用还了,可我们讨论的不是失败案例,是成功案例,所有的千亿美金CEO,都给他的投资人带来了百亿美金的回报,所以他们的“利息”是远远超过世界上最贵的高利贷的。

借钱的时候,如果金主相信你的梦想,就会比较容易给你钱,本质上你“借势”借的好,所以借钱也容易,投资人是要研究“势能”的,他要看到回报的可能性和增值的空间;十年前你借钱炒房子可能都比较容易,今天你钱开餐厅肯定不容易。当互联网金融火的时候,很多名不见经传的小创业者都可以很容易融(借)到钱,就是这个道理。

另外,即便金主一开始并不理解你的梦想,但是看中你的团队,那本质上也是因为你“借人”做得好,所以才能“借到钱”,而“借人”还是离不开“借势”的基本功。

借势,借人,借钱是千亿美金CEO最重要的三步曲,他们都做得很好,所以都胜出了,取得了世界级的伟大成就,名留青史。不过,只有这三点肯定是不够的,我们要看到,借势、借人、借钱背后的核心能力:

借、借、借;一切解决问题的方案都可以借,什么都可以借!

没有时间可以“借”时间;
没有牌照可以“借”牌照;
没有品牌可以“借”品牌;
没有流量可以“借”流量;
没有用户可以“借”用户;
没有想法可以“借”想法;
没有身份可以“借”身份;
没有知识可以“借”知识;
没有工具可以“借”工具;
没有武器可以“借”武器;
没有权力可以“借”权力;

张三丰创办太极拳,其核心不也是“借力用力”嘛。

写到这里我突然想起来一首歌: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哈哈哈,跟当年我党成功逆袭一个逻辑,得民心者得天下,这就是“借势”,这是最关键的一步,后来的都可以借。

你没有的,但又很重要的,你都可以“借”!

什么?老婆不能借?

好像是的,不过换个角度来看,在你找到你老婆或者老公之前,就被他/她的前任给借走了,后来才还给了你。想想看,你不是也把你的前任借了一段时间,现在又还给了Ta的现任吗?

乔布斯的图形交互和鼠标是“借”施乐的,然后又被比尔盖茨给借去做了Windows,为此他俩还翻脸了,但这就是商业,这就是千亿美金CEO可以干的事情,只要是好的,只要符合趋势、能让公司高速成长,只要不犯法,借来用一下又如何,如果道德洁癖太严重,可能会寸步难行,连炒鱿鱼都会让你左右为难,人情世故都是你的绊脚石。

中国创业者喜欢“借”美国公司的想法和技术,借的大张旗鼓,但是一旦被国内同行“借鉴”就暴跳如雷,这是没道理的,这就是商业竞争,很多巨头都做过很多在你我屁民看来有违“商业道德”的事,可那又如何,最终是成王败寇,那些商业道德感极强的CEO失败了,他能给这个世界什么样的贡献?

巨头抄袭创业公司,被大家骂可耻,可在我看来这都是再正常不过了,如果你的想法真的不错,为什么不“借”来用呢?首先你也未必是原创,你也可能是“借”来的;其次,竞争才是“伟大”的温床,没有竞争哪来的伟大,那些被巨头“借”走了想法就走向衰路的创业公司,也是一种优胜劣汰、自然选择啊!能在巨头阴影下成长起来逆袭的创业者,才是真正的强者,才是这个世界需要的,这是自然法则。

从更高层次来分析,其实每一个“想法”本身都是有生命的,就像基因和细菌一样,在不断复制自己、繁衍自己。想法并不希望局限在最初“创造”它的人的范围内,它有很强力的冲动走出去,大量繁殖自己,让自己普及,这个时候,哪个CEO可以帮助这个想法发扬光大,它就会投靠谁,这是超越商业道德的存在,不管你信不信,历史就是这样一次次重复。

世界是一个游戏程序,我们要审时度势,力争成为“造物主的代言人”,帮助造物主实现他在这个游戏世界的“意志”,如果真的“借”对了势能,做了“造物主的代言人”,那就一定会劈荆斩月,势如破竹,成功指日可待。

P.S. 你也可以把“造物主”理解为“上帝”,做“上帝的代言人”,如果你信上帝的话。

所以,今天我给各位胸怀天下的CEO的忠告就是,如果你想做千亿美金的事业,那就要认认真真的:

借势、借人、借钱、借一切能让你快速壮大的资源,借一切值得借的,能借的东西。

这就是我那句座右铭的真实含义:

世间万物皆为我所用,但非我所属!

结束的时候,请允许我问一个哲学的问题,这个问题的答案事关你能否借到你要的东西,能否用好你借来的一切:

借了这么多,你会给世界一个什么样的承诺?

你的成功,也是“借”来的;你的基因是从爸爸妈妈那边借来的,他们也是从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那里借来的,我们并不会创造新基因。我们的“生命”也是“借”来的,租期120年,不过,一般人都没用到120年就提前归还了!

你说呢?

假舆马者,非利足也,而致千里;假舟楫者,非能水也,而绝江河。君子非生异也,善假于物也!——《荀子·劝学》

 

作者/王利杰 LEO
微信:betashow
www.preangelfund.cn 
bp.preangelfund.com 

诚邀您关注我的个人公号,查看更多历史消息,希望对您有所启发。


我就这么看着你,直到你长按我,识别二维码并关注我的微信公号:-)

之前的【一分钟视频】内容都在这里啦:

00 硅谷天使投资传奇
0天使投资的宇宙法则:随机和概率
0天使投资的宇宙法则:守正出奇和概率博弈
03 天使投资的宇宙法则:路径依赖和从众心理
04 天使投资的宇宙法则:迟来的满足感
05 那些千亿美金的公司:风口和时机
06 投资决策:那些违反直觉的判断
07 10分钟路演诀窍:上台前喝一杯
08 没有核心技术的颠覆,谈什么商业模式的创新?
09 天使轮该如何估值?
10 投资高富帅有问题吗?
11 改变世界的发明都是极简的
12 巨浪尖的弄潮儿
13 投人心法之一:自控力
14 投人心法之二:领导力
15 投人心法之三:偏执狂
16 投人心法之四:思维方式独特的人
17 投人心法之五:孤注一掷的人
18 六字箴言:投势、赌人、修心
19 爱、使命和决心
20 女性比男性更适合做天使投资
21 如何判断一个天使轮的技术项目
22 为什么说这是“最坏”的创业时代
23 天使投资机构化的问题
24 为什么美国硅谷的独角兽最多
25 硅谷启示:政府对硅谷发展的作用
26 硅谷启示:新能源 SolarCity
27 硅谷启示:人工智能 42
28 硅谷启示:生物科技
29 硅谷启示:嬉皮士创客
30 硅谷启示:算法
31 天使投资要赌三件事
32 人性、文化和制度
33 PreAngel天使投资方法论

硅谷感悟


人处在同一个时间和空间,看问题会受限,所以要经常换个时间和空间去观察,碰撞,思考。每一次硅谷行,我都有很多见闻,以前在回国的飞机上写《硅谷归来》,写了三部觉得“事不过三”,不写了。这次来又收获了诸多感悟,这些感悟并不是硅谷本身的展现,而是恰巧在这个时间和这个空间,与一群有缘的朋友们思想碰撞的结果,因此,这次的标题不再是《硅谷归来》,而是《硅谷感悟》。

1)硅谷是世界级的商业实践平台,这里聚集了商业实践必须的最佳资源;

我们来到美国做投资,特别希望能投资到美国本土长大的纯粹的白人创业者,但是事实上时间久了你会发现比较失望,因为这里大量的创业者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西班牙的、墨西哥的、巴西的、奥地利的、德国的、苏格兰的、印度的、中国的、韩国的、日本的、新加坡的等等。我说的不是美国长大的外国人或者说美国出生的中国人;也不是说斯坦福、UC伯克利毕业的国际生,我说的是刚刚带着自己的项目和团队甚至全家落地硅谷才一个星期的创业者。

如果你仔细沟通挖掘,你会发现这些刚刚从世界各地飞来硅谷不久的创业者,个个都身怀绝技,要么是顶级黑客或者名校尖子生,要么是该国家的比特币挖矿鼻祖,又或者是在该国家创业取得成果后,带着团队来美国重新上路,这一次的梦想是“通往全世界的”。

这让我想起了美国历史上的西部淘金热,那些不安于现状,不按规则出牌,疯狂的西部牛仔们。或许加州这片热土真和阳光生来就是吸引“牛仔们”的。旧金山和圣何塞(San Jose)这两个城市之间的这篇“湾区”之所以被统称为“硅谷”,是从“仙童半导体(Fairchild)”开始的,我在《硅谷归来》系列文章中详细写过。但是今天的硅谷早已超越了半导体(硅),现在这里的魔法是“软件”。软件是今天所有创新的根本,即便是半导体,核心竞争力也是在软件的功力;智能硬件的核心也是软件算法;大数据的底层还是软件;物联网(IOT)本质上都是软件。你可以说,没有优秀软件运行的硬件就是垃圾。

硅谷近几年发展起来的新型VC基金A16Z的创始人说:“软件吞噬世界”!

为什么全世界的“牛仔们”都相继来到了硅谷?因为他们有一个“世界级的梦想”。

硅谷有全世界最著名的风险资本、最密集的人才聚集、最成熟的金融体系、最健全的法律体系、最励志的成功案例、最敏感的科技媒体、但最重要的是,这里的创新文化,对“失败”有着最大的宽容。

如果你的野心是整个世界,还有什么地方比硅谷更合适呢?硅谷并不发明任何技术,但确实全世界最新技术商业化成功率最高的地方。为什么?

就是因为硅谷是一个“平台”,这里提供了世界级商业成功的所有要素,你只要胸怀世界,野心勃勃,带着你的梦想来这里吧,硅谷就是那些疯狂到认为自己可以改变世界的“牛仔”们的试验平台,在这个平台上,你的一切行为都是世界级的,就连失败都不例外。

这一点感悟,说明了“平台的重要性”。

2)制度的创新才是根本,人才/技术/市场/资本等一切都是制度的产物;

美国建国时间可能是世界上最短的几个国家了吧,但是却在几百年内发展成为全世界最发达的国家,成为全球最具创新的国度之一(另一个是以色列),是什么成就了美国?

如果看表象,我们会说美国的常春藤大学和优秀的教育机制培养了无数的人才,而这些人才在追求美国梦的时候,也实现了美国的强大。我们做投资和创业,都说人才是一切的根本,但什么是人才的根本呢?我们泱泱大国也出了很多人才,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大量的优秀华人为美国的强大做出了极大的贡献。不要用狭义的爱国主义抨击那些在海外奋斗的华人,美国的人才来自全世界,美国吸引了这些人才,进一步培养了这些人才,也利用了这些人才,这一点,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能与美国比。

以我才疏学浅的认知来判断,根本的原因是美国立国的“宪法”制度,这是美国强大的最核心原因,一切表象的“果”都可以追溯到源头,来自这个“制度”的“因”。

美国制度的起点是自由。自由的人们组成国家,再由自由的国家组成联邦。应该说,这是一个基于信仰和契约而组成的自由国家的联盟。幸运的是,美国的革命先贤既是理想主义者,同时又是清醒的现实主义者。或者说,在美国的革命先贤中既有理想主义者,又有清醒的现实主义者。

美国不是世界上最民主的国家。美国是民主国家中治理得较好的国家,民主与有效的统治浑然一体。美国还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民主国家,担负着保卫民主的责任。

美国的历史告诉我们,创制者们应该拥有的三种特质:智慧、远见和品德!

离开华为12周年了,华为是我的第一份工作,虽然在华为的时候就学习了《华为基本法》,但那个时候的我太稚嫩,只知道死记硬背,也没有今天的视野。12年后的今天,我从内心深处真正理解了当初任总推行《华为基本法》的初衷。我推测,任总当年或多或少也是受到了美国制度致胜的启发吧。此刻的我甚至认为,任何伟大的世界级企业,都必须有一部“企业基本法”。

《华为基本法》从1995年萌芽,到1996年正式定位为“管理大纲”,到1998年3月审议通过。这期间华为也经历了巨变,从1995年的销售额14亿元、800名员工,到1997年销售41亿元、5600名员工。基本法正式推行18年后,2014年,华为实现销售额2890亿,15万员工遍布全球。

硅谷之所以成为今天的硅谷,还有一个重要的事实,就是当年“仙童半导体”的成功以及从这个“黄埔军校”毕业的无数优秀创业者和投资人共同发扬光大的“期权”制度,在这之前的“创业者(老板)”是不会分享“股份”给参与创业的“员工”的。“期权制度”的创造和发明,事实上奠定了之后几十年科技创业和投资的繁荣,尤其在硅谷。

一个反面教材是“王安电脑”电脑的倒下,很大的原因是王安上市后还持有公司97%的股份,王安博士年老后任人唯亲,在公司面临危机的时候“传位”给他的大儿子,结果无数优秀人才和元老出走。要知道思科(Cisco)的CEO钱伯斯在加入思科之前,在王安公司工作了8年,前6年半汇报给王安博士。直到王安传位给自己的大儿子王烈,虽然钱伯斯担任王安公司的美国地区总裁但是还是辞职加入了思科。今日思科的成功,钱伯斯功劳非常非常非常大。但是不管怎么样,这位美籍华人王安,也真的是不简单,我们来看看王安的简介:

王安(1920年2月7日-1990年3月24日),生于上海,江苏昆山人,是著名的美籍华人科学家、发明家和企业家。1940年毕业于交通大学电机工程专业,1945年赴美留学,1948年在哈佛大学获应用物理学博士学位。1951年创办王安实验室(Wang Laboratories),后成为“电脑大王”。1986年成为美国第五大富豪,1986年荣获美国总统自由奖章,1988年荣登美国发明家名人堂。

更多王安的介绍,大家可以百度百科,确实值得读一下。王安的故事本身挺励志的,是我们华人学习的榜样,但是要反思的是,基业长青的科技公司,“股份控制权”已经没有过去重要了,优秀的股权创新机制,内部激励机制才能吸引人才、留住人才并最大化发挥人才的价值,好的制度是一切美好的开始。

这一点感悟,说明了“制度的重要性”。

3)开始关心政治的时候,说明你的生意做大了,你进入了新的思考维度;

小时候我从来不关心政治,我关心娱乐。大学的时候,我也不关心政治,我关心商业。工作后,我还是不关心政治,我关心硅谷和科技。刚开始做天使投资的时候,我继续不关心政治,我关心创业和经济。今年36岁了,5年的投资生涯,共投出去了3亿,收获了200多个项目;新的基金达到3亿人民币规模了,新的LP促发了我从一个新的格局来思考未来的投资战略。这个时候,我开始关心政治了。

曾国藩说过,谋大事者首重格局。这个“格局”到底指什么呢?

我觉得是格局包含了三个要素:视野、规则、取舍。

视野(谐音事业,哈哈),代表着你能看到多远,能看到什么。你的视野如果不够远,眼界不够宽,只能看到眼下的一些机会和利益,何谈大格局,所谓的大格局,首先要看到更大的世界,看到更大的图。为什么年轻人们要多出去走走看看,多读书,多跟前辈交流,就是为了增加视野,扩宽眼界。来到硅谷,融入到硅谷,你的视野也会打开;

规则,这个世界上的一切“游戏”都有其“规则”,要想玩好任何游戏,不仅要看到整个“画面”还要对“游戏规则”了如指掌,这样才能运筹帷幄。试想我们身边的创业者,大部分都对制度和规则一头雾水,误打误撞的期待勤奋就有汇报。天下勤奋的人那么多,但是有多少成就伟业的。经营大企业,就要掌握政治和经济运行的规则,这就是“游戏攻略”;

取舍,虽然放到最后提,但却格局三要素中至关重要的一环,很多人往往是站得高看得远也对游戏规则了如指掌,却偏偏不懂得取舍,最后败下。历史上很多次吒风云的人物都败给了自己的贪婪,他们取了不该取的;还有一部分人败给了自己的优柔寡断,他们舍不了应该舍的。大格局的人知道合适该取何时舍;何物该取何物舍;取舍自如乃真英雄。

学习历史和关心政治,是锻炼自己“格局”思维的最好方式。最近刷屏的TPP,就值得大家作为一个案例好好来研究一番,了解当今世界的格局,了解中国的对策,就算一开始只是管中窥豹,但持之以恒的专研一定会带来视野的提高,规则的了解,并指导自己在事业发展中看清楚大方向,掌握生意的门道,也能在取舍中游刃有余,来去自如。

格局决定结局!

这一点感悟,说明了“格局的重要性”。

4)勇于创新、不怕犯错,前进的路上需要系统性的战略思维指导和修正;

如果你的企业每个月实现销售利润20%的增长,那么12个月后,你的当月销售利润就能增长7.43倍。所有的伟大都是无数的微小变化汇集质变的,成就伟业的每一位领袖都知道: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

创新的路上不能懒惰,每天一点点进步,365天坚持下来就是几十倍几千倍的增长。道理很简单,可最终成功的还是少数,为什么呢?难倒是坚持不下来吗?

也不是,我发现很多创业者不缺少勤奋和努力,也都能坚持下来。但是同样坚持10年,有人做的很大,有人还是原地踏步。他们之间的差别在哪里呢?

前面提到的平台、制度、格局,这些差异会导致企业之间在一段长跑后,拉开很长的距离。但是为什么同样的起点,有的创业者格局越来越高、制度越来越棒、平台也越来越大?

是运气?是贵人相助?

我觉得都不是,关键是很多创业者在实践的过程中,缺少系统性的思考和总结并形成理论指导未来的发展。

大部分创业者,一开始都像是无头的苍蝇,满腔热血到处乱飞乱撞,虽然有苍蝇运气好,可以撞到美食,但是也有苍蝇运气差撞到了苍蝇拍。

硅谷这个地方,人才聚集,成功的故事随处可见,成功的创业者又通过顾问、董事、孵化器、投资等多种方式指导新一代创业者。所以这边的创业者比较容易得到“贵人相助”,悟性高的就能很快成长起来,加上资本、人才各种资源密集,所以很容易在全球范围内实现指数级增长,公司的成长又给了创业者很好的学习和商业实践的机会。所以硅谷会造就Facebook的创始人这样年轻的领袖,这并不是偶然。而回看历史,那些取得伟大成就的人,起步的时候都和你我一般普通。

人的一生,总是可以遇到几个贵人相助的。但是如果你不懂得系统性的总结和思考,你依然不会成长,系统性的思考并指导执行,每天进步一点点,这样才能在人生的马拉松长跑中一路欢笑。懂得思考和总结的人,一路贵人相助,这不是偶然,是必然。

因为贵人总是喜欢帮助会思考,悟性高,进步快的人。正所谓“孺子可教”!

这一点感悟,说明了“思考的重要性”。

5)民主、自由、人权和独立人格,人为什么活着?究竟该怎样度过此生?

我最近在硅谷这段时间还一直在思考,我究竟为什么这么努力,每天跟自己死磕,强迫自己6点必须起床晨读,一天工作16个小时。我可以过的轻松点啊,我可以在上海享受点儿小资生活啊,温饱自足,家庭幸福,干嘛这么拼命呢?

想来想去,最近好像有了一个可以分享的结论:

我这么努力往上爬,只为站得更高,看得更远,在更大的平台上获取更多的参与感,在我参与过的这段短暂的人类历史中,留下尽可能浓厚的一笔!

那么我们究竟为什么活着呢?大部分人追求把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务上。究竟造物主设计的人类世界,什么是“有价值的”、“美好的”,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错误的“?

我喜欢看量子力学,因为“量子”的诸多违背“经典物理”规则的表现让我坚信造物主并没有给我们生活的这个人类世界写下一个严格的剧本。我不相信所谓的一切均已注定,我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已经发生的不可逆转,我全然接受;但是没有发生的,也没有被注定,就有万种可能性,我们要努力影响,努力改变。

美国比较喜欢谈民主,自由,人权和独立人格,如果这些都是正确的,为什么造物主一开始不这么安排?为什么历史上发生了那么多在我们看来惨绝人寰的悲剧?其实在造物主看来,没有绝对的好坏,没有绝对的对错,没有绝对的善恶。就像我们看待我们开发的电脑游戏里面的虚拟角色一样。

造物主开发人类世界,可能只是个实验,他们只是在系统外静静的观察。我们每个人都是这个系统的一个小小变量,每个人看起来都那么的微不足道,但是只要活在系统里,我们的每一个个体行为决策的动态变量的叠加就会决定这个世界的走向,每个人都是一个多米诺骨牌的起点;每一个时刻都是多米诺骨牌的开始。这个世界本来一无所有,五蕴皆空,一切都是虚幻而已,我们每个人都是一段代码,运行在造物主那个“世界”的“计算机”系统里。人的灵魂和肉体都是系统运行的代码,人死了,肉体的代码留在系统里慢慢腐烂,灵魂的代码就直接封存了。这个角色再也不会启用了,所以硅谷的创业者流行说:You Only Live Once(你只活一次)!即便是一段代码,也只有一次运行机会。所以,活着就是要改变世界,哪怕世界原本是虚拟的。说不定,那些发挥了最大能力的代码,角色死亡后,会被造物主“拷贝黏贴”到另外一个更强大的虚拟世界系统呢。

这一点感悟,说明了“活着的重要性”。

作者:王利杰
PreAngel Fund 创始合伙人
微信:PreAngel

点击“这里”提交最简单的“创业计划书”给我吧:-)